隨著冬天的布幕驟雪般地落下,英國進入了幾十年來難得一見的大雪時節。道路中斷,航班火車班次紛紛取消,我在利物浦回到蘇格蘭的火車也延誤了倆三小時,說來算是幸運的。

 

 

往年在英國的冬天,總是我人生較為低沈的時期。說來也奇怪,不幸的事情卻老是發生在這慶祝聖人誕生的日子裡,寒風的冷冽擁抱了哀愁,而溫暖的壁爐卻圍繞著朋友的歡笑。我缺席了,第一次缺席於聚會,不管是大的小的,我總是在場,然而近來我倆關係跌到谷底,她厭著我,不想看到我,她抱怨分手後我仍糾纏於她,昔日的感情早已煙消雲散,美麗的回憶再也無法提起,可她還是她,我還是我,她仍是那麼動人,而我仍是愛著她。然而這份感情恐怕只剩下我孤獨一人,陪伴著嚴寒隆冬了。

 

 

 

她是我在留學之後見過最好的女孩子,她開朗,活潑,黑白分明,成熟,做事俐落,知曉大義,精通人情事故,個性堅強,善良體貼。她有雙大大的眼睛,迷人的笑容,身材豐滿,懂得著裝體面,數不盡的優點,人群中莫過於最為吸引人的。曾經相愛過,即使時日甚短,曾經相擁過,即使次數可數。曾經一起歡笑過,然而這些如過往雲煙,隨風飄逝。

 

這種轉變讓我既無奈又傷心,無可適從。多麼的希望繼續相愛,繼續過著一起歡笑的日子,這一切又是多麼地不可奢求。那就讓我寄望吧,一切會往好的方面發展。

 

 

 

 

夢入江南煙水路,
行盡江南,
不與離人遇。
睡里消魂無說處,
覺來惆悵消魂誤。

欲盡此情書尺素,
浮雁沈魚,
終了無憑據。
卻倚緩弦歌別緒,                                             
斷腸移破秦箏柱。

 

 

全站熱搜

南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