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大陸回來一個月了,一直沒有將這次兩週的旅行訴諸筆墨。新大陸入暑時分的小雨,彷彿跟著我的腳步回到不列顛群島,親神,這邊雨滴難道不夠擁擠嗎?回到蘇格蘭海角的學校,一轉眼畢業典禮在舞會裡大教堂式冰雕融化下,隨著高掛明月沒入了黑夜之中。隔天所有寒窗同生各奔東西,有的覓著了一分工作,可能展開了事業的發展。有的,也許像我一樣,選擇再繼續混着象牙塔,繼續在不見地平線的書籍與文獻當中翻滾。滾着滾着,總是不如踏破草鞋,到外面走走來得實在,甚至來得有趣。


剛從機場搭長島特快到紐約賓州車站一出來,我想我是被四周的高樓大廈給震懾到了。高樓並非沒有見過,然而真正置身於一棟又一棟密密麻麻如同叢林一般地現代高樓卻是前所未有。亞洲的城市多半是高樓集中於某一區,偶爾因為都市開發未盡善盡美的關係,還保有一些平矮的住宅建築,或者古早的店舖。歐洲都市則是保有大量地古老建築,從而散發出一股獨特的懷舊感和歷史沈澱感。紐約則不然,在曼哈頓市中心要找到一棟矮房子可還有點不容易。紐約的高樓大廈興起於1920年代美國經濟的繁榮期,一座又一座拔地而起的高樓說明了每個紐約人向上攀高的決心。我不屬於那個年代,某種程度上我還是喜歡歐式古典的小房子,給人比較舒服的感覺。

既然來到紐約,最想一訪的地方莫過於聯合國總部。四年國際政治系的生涯中,聯合國不知道被提到了多少次。我們知道這組織經常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且隨著國際政治局勢的轉變,急劇地需要改革。不過究竟實際長什麼樣子,心中卻是一點譜也沒有。帶著剛認識的韓國朋友,興致勃勃地來到第四街第一大道。這韓國朋友他就衝著秘書長潘基文,辛苦他陪我這無藥可救的政治系學生跑這一趟。說實在,聯合國總部是令人失望的,建築老舊而久未翻修,也許是沒有會議的原因,裡面絲毫感覺不出這是當代等級最高的國際機構。買了門票參加了導覽,一個美國年輕工作人員帶領一行人參觀總部裡面主要的部分,而大部分是聯合國過去的成績(政績)以及關於戰後重建和人權的一些展覽。


獨自旅行的晚上閒來無事,信步到時代廣場的百老匯挑幾部音樂劇附庸風雅一翻。幾年前聽過萬事巨星的音樂,數來就是這部最想一睹風采,正好那天有幸購得學生票二十七美金,二話不說便吃個飯往劇院走去。聖經劇情加上現代搖滾果然別有新意,有點用現代觀點理解古代故事的味道。耶穌的光芒並未像之前所想象崇高,或許這是韋伯刻意的安排也說不定。過兩天發現瑞奇馬丁在Evita中飾演主角之一,儘管對他不是很熟,但大名如雷貫耳,不妨去瞧個明白。這次運氣略差,學生票早已銷售一空,只好忍痛花個一百美元,想來下次來紐約有空看音樂劇也不知何年何月了。Evita敘述著一位從舞女慢慢到政治界最後遽然得知自己來日無多的戲劇性改編史,我喜歡她唱著“別為我哭泣,阿根廷”的調子,那一刻她更像是一個有血有淚的普通人,而不是野心勃勃的政治女強人。


前一日晚上吃晚餐從沖繩來的壽司店老闆娘很熱心地告訴我百老匯的小道消息,果然餐廳開在這附近就會有許多藝術界地上門。說到日本料理,到了紐約才發現紐約的日本料理乃是一絕。在紐約並沒有所謂的JAPAN TOWN,日本料理店散佈各處,許多上班族,就像在日本本地的一樣,忙碌的中午適合迅速地填飽肚子,再度回到工作崗位。抑或累得半死的下班之後,日本料理店提供一個絕佳的場所,叫一碗拉麵,吃幾道小菜,默默地犒賞一下自己一天的辛勞,沒有比這個更享受的事情了。我上網查了查,鎖定幾家風評不錯,地理位置可以接受的小館,拖著在都市叢林探險的疲憊身軀,興沖沖地祭五臟廟去。


紐約另外一個著名地政治地標大概就是九一一恐怖攻擊之後留下的世界貿易中心遺址了。從威廉街地鐵站出來,沿著指標一路走到紀念館附近,原本的遺址正在重新建立起兩棟商業大夏,如同紐約人努力找回往日的驕傲。紀念館正好在舉行紀念會,紀念當初攻擊之後,為了救出受難者而不辭辛勞付出的消防人員警察們,人群在紀念會外大道上排成一列,拿著分發的感謝函,搖手吶喊著給經過準備入場的英雄們。一位老先生舉著一個非常有意思的旗幟,用所有付出的人名弄成一幅美國國旗,我喜歡這個主意,犧牲小我的人永遠都該被記住,而這些犧牲並非枉然,而是為了他們所愛的美國社會的明天。


再往南邊走點下城區的底端可以搭船到自由女神和二十世紀移民哨站的一小島觀光,自由女神如同世界上其他著名景點,有時候真的比自己想象中來得迷你,我便不多加贅述。值得一提大概是從自由女神島上往曼哈頓看去,高聳的天際線令人嘆為觀止,比起身後的小女神來得有趣地多。而往北邊走點便可以到達蘇活(SOHO)區,紐約文藝的樞紐。一間又一間令人興奮的特色小店可以讓人逛上好幾個小時,當然最後自然是筋疲力盡加上荷包失血。我偶然發現了幾家頗有特色的餐館,不管是歐系菜餚或是亞洲菜肴,都頗為吸引人。希望下次去有朋友可以一同前去大快朵頤。


在紐約的一周當中,造訪過的地方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畢竟自己是有點懶惰的人,斷然不會早出晚歸,拼命地想看遍一個地方所有東西,而是更偏好好好享受自己的時間,慢慢地看看紐約人到底在做什麼,想什麼,生活方式和習慣,畢竟這是旅遊,不是工作。說來一開始對紐約印象並非正面,過多的高樓大廈有點令人喘不過氣來,擁擠吵雜的環境就跟世界上其他所有的大城市沒有太多的分別。然而最近我覺得紐約確實是一個值得再度造訪的地方,她包容着世界上所有的東西,有著許許多多意想不到的活動,恐怕一個人永遠不會覺得無聊。旅遊書上列舉的景點已經琳琅滿目,而雙腳踏著便容易發現旅遊書上沒寫的內容。有機會我會希望在紐約生活一段時間,多看看這內涵豐富的城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南橋 的頭像
南橋

Second thought

南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