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大陸回來一個月了,一直沒有將這次兩週的旅行訴諸筆墨。新大陸入暑時分的小雨,彷彿跟著我的腳步回到不列顛群島,親神,這邊雨滴難道不夠擁擠嗎?回到蘇格蘭海角的學校,一轉眼畢業典禮在舞會裡大教堂式冰雕融化下,隨著高掛明月沒入了黑夜之中。隔天所有寒窗同生各奔東西,有的覓著了一分工作,可能展開了事業的發展。有的,也許像我一樣,選擇再繼續混着象牙塔,繼續在不見地平線的書籍與文獻當中翻滾。滾着滾着,總是不如踏破草鞋,到外面走走來得實在,甚至來得有趣。

南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