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2 Fri 2011 23:53
  • 游泳

小時候還沒有學游泳的時候第一次下水,往往會躊躇不定。最後老得旁人硬是把你推下去,否則你和水面的距離永遠也不會縮短。怕水深會淹,怕水溫度太低會冷,怕自己下去之後不知道該做什麼,怕這個怕那個。面對不確定的事情,怕的事情恐怕沒完沒了。即使年紀見長了,對人事物充滿的經驗,膽子也大了,對於未知的前方,還是小心翼翼為上。

 

好比給欣賞的女孩子打電話。你為什麼要打電話給人家?如果只是純粹朋友似的聊天,那自己好像做不到,因為你總是想更進一步的發展,其心不善,不可有之。如果想要像個情人似的聊天,那根本沒到那一個階段,自然也不可能。聊什麼?不知道,找個理由,彷彿全世界的理由都躲起來似的,遍尋不著。於是就坐在書桌前看著號碼發呆,發著發著時間就這麼過去了。電話沒打,書沒念,吃飯去,一了百了。

南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我默默地盯著客廳牆上一幅畫想著,在畫中藍天白雲生活下的人們,是什麼樣子?鄉間的野道有著婦人提藍而過,一旁船伕倆倆修整即將下水的小船,不遠處有座教堂,依稀可以聽到鐘聲響起報時。石橋上一架馬車緩駛而過,而小孩的嬉鬧聲,彷彿此起彼落。我單純地憑藉著我的想像描繪畫中的情景,只是根據目光所視,做出簡單的推測。我沒有對繪畫精深的了解,人文歷史所知有限,但是這些又有何關係呢?我所描述的並非是畫者的本意,但卻是我自己希冀的景象。

 

當很多良臣志士們期望將自己精心設計偉大的藍圖,投射到自己國家的同時,他們發現事實往往遠比想像的複雜許多。困難並非來自於地方上的反抗,更多的時候官僚體系阻礙了進展。不過,不論這些高尚偉大的知識分子們有多多高的情操與多深的智慧,老百姓可曾想過,這些偉大的藍圖,可能一如我盯著牆上的畫一樣,不是產生於知識與經驗的結果,而只是空想的景象。歷史上有些悲劇,有些極具戲劇性的悲劇,便是產生於這樣的差異。

南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